荆州廉政网 >> 廉政要闻 >> 内容阅读
 

湖北“愚公支书”王光国:父子接力 深山凿路42年

 
【发布时间:2016年06月28日 】【来源:湖北日报】

 王光国(左一)和店子坪村民们一起凿山修路

  (湖北日报讯 记者 刘娜 谢慧敏 李彦睿)

  72岁的王从新记性大不如从前了,那条跟了他20多年的大黄狗,有时一两天都忘了喂食。

  可是,问起店子坪这些年修了多少条路,他一清二楚。“最新一条叫‘愚公二路’,经杨桥河到申酉坪。”当过20多年村主任的王从新举起拐杖,指着东南方向,“‘国娃子’说,这条路通了,我们村就跟石门河景区连成一体了!”

  王从新口中的“国娃子”,就是建始县龙坪乡店子坪村党支部书记王光国,他的二儿子,今年45岁。“三面都是河,后面大山坡,祖祖辈辈像骆驼。”多少年来,深涧河谷犹如一道天堑,阻断了店子坪人下山的路,也阻挡他们脱贫致富的脚步。“3年修不通,5年!5年修不通,10年!”王从新、王光国父子带领全村人接力42载,绝壁开路。

  路通了,店子坪活了!摩托车、小汽车、大卡车开进来了,土豆、红薯、猕猴桃源源不断运出去。

  两代愚公,移开了眼前的大山,正移开贫困的“大山”!

  随父出征,开山劈地找出路

  白云回望合,青霭入看无。

  从店子坪村到高坪镇直线距离不过几百米,但得攀爬翻越近乎90度的悬崖峭壁,下到100多米的深谷。

  少年王光国,亲眼看见同学跌落山谷!

  大山的孩子,出路在哪?出山打工,挖煤几乎是那时店子坪人的唯一选择。高中毕业后,王光国来到当阳的一座煤矿。

  深深的巷道里,随时可能的塌方,笼罩在每个矿工的心头。一天,王光国脚下一滑,头撞上了煤车,血流如注。幸亏送医及时,头上缝了7针,抢回一条命。“一辈子就这样了吗?我的子孙也要世代挖煤吗?”躺在病床上,伤口隐隐作痛,王光国的心更痛。“山里人的命运,要靠咱山里人自己改变!”闻讯赶来的王从新,点醒了王光国。

  春节过后,王光国留在村里,当民办教师、村干部,跟随父亲开山找出路。“财政困难,最多给你们拨点开山的炸药。”“有炸药就好办!”1998年夏天,已带领村民艰难凿路20多年的王从新,在龙坪乡政府立下铮铮誓言。“1公斤炸药爆破4立方米岩石”,从基本原理开始,王光国跟随父亲学会了炸山开路,考得爆破证。

  大喇叭一声令,50多个村民同时点火、300多个炮眼同时起爆……回忆起第一次指挥爆破的情形,王光国依然心绪难平。“修路,我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!”

  意外猝不及防。有一次爆破,一个村民跑反了方向,差点被炸死。

  事后,王光国绘制了一张详细的爆破流程图,组织村民集中学习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3年后,从村委会通往邻村新佛寺的7公里砂石路修通了!村民开手扶拖拉机,把山货运到了龙坪乡。

  力排众议,绝壁凿路开山门

  打通龙坪的路没让村民兴奋几年,新问题又摆在眼前。

  与店子坪隔涧相望的高坪集镇,318国道穿镇而过,市场活跃。可是,路只通到村委会所在的五组,全村人口最多的一、二、三组,仍然出行难。“店子坪种啥都长得好,就是卖不出价钱。”王光国说,“背着背篓子、拿着打杵子、身上沾满泥”,高坪集市上,买家一看,就知道这人来自店子坪,货铁定不会扛回去,价格压得很低。

  2002年,王光国当选村支书后,打开南山门、修通去高坪的路,成了他的头等大事。

  就在那几年,那条绝壁小道上,先后有3个村民、难以计数的牲畜跌进了深谷。河对岸农家小楼鳞次栉比,店子坪绝大多数村民依旧住在土墙瓦房里,村里28岁以上的“光棍汉”有40多个。

  等不起!2005年,经过商议,王光国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——开路,在绝壁上凿出一条路,连通村里和高坪镇、直达县城!

  村民大会上,王光国话音刚落,会场就炸开了锅。

  修路,谈何容易,钱从哪里来?绝壁怎么凿得开? 有人甚至闹哄起来:“国娃子,你在开玩笑吧,从这儿能修得过去公路?”“要能接通到河对岸的路,我把姓都改嗒!”

  开完会回到家,王光国一身大汗,瘫在椅子上。

  “国娃子,认准的事就要坚持,修路,咱家带头出钱!”那夜,王从新父子促膝长谈。“做一件事,结果无非成功或失败,失败一次,吸取教训,再接着做。这样不断努力,就算这辈人修不通,下辈人一定能修通!”

  被王光国的坚毅打动,村民们终于在申请书上按下红手印、签上名字。

  腊月初九,100多个村民打响了“移山”开路第一炮。

  石头再硬,也硬不过人的骨头

  王光国把自家猪仔卖了,捐了3000元。

  张九国把耕牛卖了,捐出1000多元;特困户王再雄卖年猪、打松子,凑够了1000元;“留守老人”刘太白,将卖背篓得来的仅有的20元捐出来……

  王光国和几个小组长,事事做在前头。天刚亮,便从家里出发,走几公里山路赶到工地,天黑时最后一个离开。

  就在大家群情激昂的时候,一场意外从天而降。

  2007年3月18日中午,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打破了山谷的寂静。

  正在旁边小憩的王光国和40多名村民,眼睁睁地看着突然裂开的驳岸,山呼海啸般地滑向深谷。

  辛辛苦苦两年的成果,顷刻毁于一旦。大家都惊呆了,个个眼里含泪、捶胸顿足。

  许久许久,王光国噙着泪,站起来:“只要人不垮,路垮了还能再修起来!”

  随后,王光国带领村民,默默地拿起钢钎、羊角锄、扁锄,在垮塌驳岸上方的林子里,挖了一条便道。用两块木板制成警示牌,立在了便道两头。“表面很镇定,其实心里也没底!”追忆往事,王光国并不掩饰当时的迷茫。

  修路暂时停了下来。可是,每次路过塌方的地方,王光国总要停下脚步,或仔细打量线路,或用手摸摸风钻留下的痕迹。“路不修了,你就是店子坪的罪人!”几个月后的一个傍晚,王从新和王光国蹲在墙根,一谈又是几小时。

  那晚,月亮很圆,王光国躺在床上,辗转难眠。“石头再硬,硬不过人的骨头。”第二天清早,鸡刚打鸣,王光国就爬起来,挨家挨户做工作。

  不久,陆续有人回到工地。

  2010年底,新的驳岸筑起来了,路修到了谷底。

  也在这一年,王光国“愚公移山”的事迹被媒体广泛报道,感动了社会各界,各种捐赠纷至沓来,架设店子坪大桥的规划获立项。

  2013年,桥通、路通,前后历时8年!

  更远的路,在脚下延伸

  路修通了,王光国也出了名,先后被评为全国最美村官、全国优秀共产党员,当选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。

  “国娃子啊,千万不能忘本,路通了,还要让村民的荷包鼓起来!”“你现在是全国人大代表,不能只琢磨店子坪的事!”

  荣誉越来越多,父亲的叮咛越来越勤。

  这两年,王光国全国各地跑市场,引进德鑫农业公司,引导农民规模种植猕猴桃;结对江苏山泉村,建起现代化的幼儿园,把土豆、猪肉卖到了江浙;争取项目资金,水泥路通到了每一户家门口。

  “山区要想脱贫致富,最大的出路是修路”,每年全国人大会议上,王光国的建议总是离不开修路。

  2014年,王光国和高敬佩、杨琴等湖北团代表一起,再次提交“推动鹤峰高速公路建设”建议。“鹤峰不少村的情形,跟店子坪没有通路前一样。”

  履行人大代表职责,王光国也有一股“愚公”的劲儿。

  这年4月,王光国赴京领取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奖时,再次找到相关部门负责人。

  “鹤峰是湖北唯一没有通高速公路的县,恳请支持!”

  “这条高速必经宣恩七姊妹山省级自然保护区,根据规定,自然保护区不能修建高速”。

  “高速通了,对宣恩经济也是个带动啊!”

  “我们跟环保部会商后,再想办法吧!”

  回到店子坪一个月后,王光国得知,省环保厅邀请专家实地论证,研究调整自然保护区范围。

  2015年年底,鹤峰至来凤的高速公路动工。听说这个消息的那天,王光国特意让妻子加了菜,跟父亲在家畅饮。

  “自己努力了,天都会帮你!”王从新拍着王光国的肩膀,道出心里话。

  “不可能的事,做了就有可能,不做永远不可能!”王光国给父亲加满酒,一饮而尽。

  土家吊锅下,火越烧越旺……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建议使用IE5.0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
Copyright 2011-2015 www.jzlz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中共荆州市纪委·荆州市监察局 技术支持:荆州新闻网